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山中民宿
山中民宿
夏日的午后,阴郁的天气弥漫着风雨欲来的气息。然而没人想得到,林间宛若别墅般的独栋小屋里,正发生可怕的事件。老翁颤抖地一手抓着电话筒,一手抓着柴刀指着前方,使着既惊且愤的语气嘶吼着:「畜…畜牲!你、你不要过来!你竟、竟然杀、杀你阿母啊…」老翁面前的年轻人惊骇欲绝:「阿爸…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想这样…」「我要报警、报…报警。叫警察来抓、抓你这个畜、畜牲!」「阿爸,不要啊!阿爸!啊!!」接下来的发展,令年轻人忍不住发出了尖叫。如注的鲜血从老翁脑袋上流下,接着便砰然倒地,眼看是不活了。出现在那身后的是一条壮硕的身影,「虎哥!你…」这个被叫虎哥的壮汉一脸煞气,手里握着手枪,敲打老翁的枪身上沾了血渍。呼吸略显急促,似乎也有些慌乱。听到年轻人的叫声,便回神过来:「我,我怎样!阿狗!他刚刚要报警你知不知道!」年轻人冲上前去扶老翁的身体,赫然已经断气,「你、你杀了我阿爸…」「杀你娘啦杀!你杀你妈是死罪你知不知道!有没有搞错叫你来拿钱你给我杀人!干!让他报警!干!要不是你是我小弟!我、我才不用管你!鸟你去死!」实际上在屋外等待的虎哥听到里面的争执声,接着看见老头子从外面回来。直觉就是大事不妙。原想进门一探究竟,不意在门口就撞见老妇的尸体。慌乱中发现老头正打算要报警,情急间便一枪敲下。没料到力道过猛,竟也出了人命。「虎、虎哥,现现现在怎么办。」「办你的头!」虎哥没好气地看了看四周,「跑路啊!干!」尽管嘴里骂着,但虎哥还是强按下紊乱的情绪,一面思索着其他的办法,「不然看能不能弄成他们从楼梯上摔下来撞到头…还是…」「虎…虎哥,有人来了。」在这个时候,屋子外面传来车子的声音。「干!是路过的还是怎样?」「平、平常是…是很少会有人路过。」阿狗突然恍然大悟,「对,对!难怪阿母她在燉菜汤。有时候会有民宿的人要来,阿母她,她就会燉菜汤给客人。怎…怎办,要…要走吗?」「走你妈!要是让他们报了警,你想走哪里去!」虎哥斥道,「把尸体拖去藏,楼下有放杂物的地方吗?」「虎…虎哥…」「废话少说!没时间了!一人拖一个!快点啦!」「好…好…」老头子的手虽然松开了话筒,竟还是紧握着柴刀。但是这个当头两人也管不了那么多,急忙地一人一个将尸体拖去仓库。宝蓝色的小轿车停在屋子前面的空地,副座的车门打开,走出一位长腿的美女。美女一头及肩染成棕色的长发,绿色抓皱衬衫下浮出饱满的胸型。下车后伸了下懒腰:「终于到了,山里的空气真好。」跟着从后座走下两个女孩。一位短发齐肩削薄,微圆的脸蛋上透露着娇涩的气息,一身直线条的亮色洋装。而另一位则是挂着厚重的黑框眼镜,神情漠然。穿着不合时宜的暗色棉质上衣和长裙。面对美丽的山景视若无睹,嘴里念念有词地说着:「我…一直有种不好的感觉…」「好了啦!小禕!不要那么扫兴嘛!」短发女孩拉了下小禕的手,「不是说好了高高兴兴出来玩吗?」「可能是要下雨的吧。」前座走下了一位帅气的男生,一身轻松的休闲服装,「刚刚广播才说有豪雨特报。不过这家民宿有室内温泉,就开心一点吧。」「好嘛,小禕。」短发女孩说道,「人家晚上要和小禕一起睡,聊一整晚呢。」「嗯。」小禕点了点头。她从小就只对灵异和神秘的事物感到兴趣,然而这样阴沉的性格致使她在班上相当不受欢迎。虽然对她本人来说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然而升上高中之后,意外地和同班的佳怡合得来。这次外宿原本是佳怡的哥哥家伟和女友惠美所安排的暑假间环岛旅游,不过毕竟孤男寡女在家长面前不太好交待。只好带上佳怡做挡箭牌,让双方家长都可以比较安心一些。不过当然也不能真的就让佳怡来当电灯泡,晚上势必可怜的小妹得分房睡了。为此佳怡便请求哥哥让她带朋友一起来,在佳怡盛情的邀请下,小禕也终于点头答应。这样和朋友一起出来玩,实在是头一遭。不过却不知怎么地,自出门之后就一直有种难以言喻的不安,在她的心中盘旋。从后车箱取下行李后,惠美按下电铃。随即是一阵急忙的奔跑声「来了。」开门的是一个年约二十几的男子。一头精悍的短发,脸孔黝黑,脸蛋微圆有些娃娃脸。这样的印象和先前电话里联络的老夫妻并不相同。「你…你们好。」看到上门来的四位男女,心虚的阿狗感到有些慌乱。「我…你们是…」「我是赵家伟。」双手提着行李的家伟走上来,「和老板订了房间。」「哦~是、是你们啊。阿母有说,阿母有说,」阿狗说道,「他们有事出去一下,一下回来。房、房间在楼上,我带你们上去。」一面说着,一面打量着走进屋子的四位客人。虎哥说走一步算一步,但阿狗实在也不晓得该怎么做,只盼着能快点找虎哥想办法。所幸阿狗之前也帮忙过招待客人,勉强还应付得过来。将人带到楼上的客房之后,阿狗便急忙照着虎哥的吩咐跑进厨房。这时候的虎哥正端着一只碗在喝汤。「好喝。那汤我已经下了药,拿给他们去。」虎哥喳着嘴说道。「下、下了什么药,那虎、虎哥,那你…」「当然是先盛起来的,白痴!」虎哥说道,神情比前些时候显然冷静了许多,「就是以前我们常玩的那个嘛!等他们都晕过去,再把他们都绑起来。」「好的虎哥。」阿狗从炉子上把汤锅端起,拿到外面的餐厅放好。便到楼上敲门:「先生,客人,来喝汤吧!」「什么汤?」才放下行李还没来得及休息一下就来敲门,家伟有些不悦。「是我阿母燉给客人的,阿母交待客人来一定要给你们喝,是阿母特别做的。」阿狗说道,「这个汤阿母要花很多时间顾,只用山上的蔬菜,不用调味料,很鲜,很甜,现在热热喝最好。」以前阿狗也看过他母亲做这道汤,便如数家珍地说了出来。「哦,知道了。」开了一段长路,也确实有点累了,正好喝碗热汤放松一下。家伟和惠美便一起下楼去。不过在另一个房间,小禕却显得兴趣缺缺。「小禕不一起下去吗?」「嗯,我想休息一下。」小禕倒卧在床上,歪着头看着窗外的景色。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现在的她只想好好地让心情静一静。「小禕那我先下去啰。」佳怡到楼下去,一起聚在桌前。屋子的内部由原木装璜过,带着复古的味道,而摆设在其中的家电用品也不失现代感。环境干净舒适,宽敞而不具压迫感。「好喝。」家伟捧着汤,再盛了一碗。「真的很棒。」惠美也赞不绝口。「这是阿母的拿手汤,热量低,养颜美容。」阿狗挤出一点笑容,「花很多功夫做的,小妹妹也来一碗吧。」「嗯。」不疑有他的佳怡接过碗来,跟着也被那汤的美味所吸引。(小禕没喝到真可惜,待会上去叫她来吧。)佳怡心里想着。没多久时间,一阵晕眩袭来,顿时感到手脚乏力。「怎…么…」毫无警觉的三人连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便觉得天旋地转,连动一下的力气也没有。接着眼前一黑,意识无法再支持,终于沉沉睡去。人都倒下之后,在厨房窥伺的虎哥便走了出来。「虎哥,楼上靠楼梯的房间还有一个。」阿狗压低了声音道,「现在怎么办?要趁现在闪人吗。」见到事情发展得那么顺利,喝过汤的身子也热了起来,虎哥顿时恶从胆边生。「你去找绳子把他们三个绑起来,我上去摆平那一个。钥匙给我。」「在这里。」阿狗将房间的钥匙递给虎哥。「等等还有没有其他人来?」「没了虎哥,我刚刚去看过住房登记,这两天只有他们。」「知道了,那你去办你的事吧。」虎哥走到楼上。四个人进来的时候他也都看到了,剩的那一个看上去就是个文静的嫩雏儿,简直十拿九稳。碰地打开了门,如他所预期,迎接他的是一张惊惶失措的脸孔。「你!你是谁?」才刚起身准备到楼下去的小禕,浑然不知道楼下的变化,被猛然闯进来的彪形大汉吓了一跳。「嘿嘿。」没等对方反应过来,虎哥便冲上前去将她压倒在后面的床铺上。惊觉陌生人的企图,小禕慌忙地挣扎反抗。无奈手脚敲打在那壮硕的身子没能产生任何效果,反而更激起了虎哥的兴奋。索性将手中的胶带扔在地上,好好地把玩眼前柔弱的少女。「不要!放开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遭遇到这种事,小禕边挣扎边大声喊叫,期盼能有奇迹发生。但外头却没有任何回应,使得她愈加陷入绝望。「佳怡!救命!」「留点力气等等叫吧。」今个儿一颗心大起大落的,是该好好发泄一下。反正杀人都干了,还有什么好怕的!虎哥将小禕的棉织上衣连同衬衣一起从腰际拉扯起来,露出光滑的肌肤。接着扯下遮掩可爱胸部的纯白胸罩,小巧白皙的乳房呈现出来。美食当前,虎哥立即俯身吸吮了一下乳头,双手更是扼止不住地在小山丘上揉弄。「不…不要…」小禕用力想要将那讨厌的脑袋推开,但力量纤弱的她却无法如愿。虎哥将一只手从长裙底下伸入,直捣内裤,在密处上按压着。感受到下方传来的异状,小禕更是惊慌地扭动身体。「啊…」手背指迫不及待地拨开内裤上缘,让粗厚的手指滑入蜜缝间。被侵犯的事实强烈冲击着她的身心,一股哀恸的绝望感自心里深处萌生。「求…求求你,不要这样…」晶莹的泪珠自眼框泛出。这时候与其说是哀求,倒比较像是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遭遇感到悲伤的呓语。从小到大在学校一直是孤独的生活,从未想过人间有这样丑恶一面。突然发生这种事,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人侵犯,实在是难以接受的。娇弱的脸蛋上因害怕而不断地吐着气息,身体也因恐惧而缩成一团,使得虎哥的征服欲为之昂扬,胯下的肉棒也愈加勃起。「弄湿一点,等等才不会太痛。」虎哥的手心轻揉肉阜上柔软的细毛,中指更是努力地玩弄着裂缝里的小荳芽。「啊!」当下体柔肉被触摸的时候,小禕的身体仿佛触电,全身硬直。而当手指碰到小肉丸的时候,小禕感觉自己好像要虚脱了一样。虎哥的指尖在阴蒂上划着圈圈。渐渐地小禕的反抗越来越微弱,并且发出轻微的喘息声。来自手指的触感,虎哥感到蜜缝间开始润滑起来。「那么快就没力气了吗?还想听你多叫几声。」虎哥盯着小禕的脸,发现她垂着泪珠的脸孔侧向一边,紧咬着嘴唇压抑着喘息的声音。手指移向蜜缝入口,暖热的爱液如泉水涌出,沾湿了手指。绝望的少女已经不再抵抗,任由对方的双手爱抚着自己的身体。「手指已经不能满足你了吗?是不是想要更大的东西?」虎哥一面说着,一面将长裙下的内裤拉到大腿上。「呜…」虽然早已经有了觉悟,但是当私密部位裸露出来的时候。小禕又生出了反抗的力气,反射式地夹紧膝盖,并且用双手将下体遮掩起来。然而这样软弱的抗拒,也只是让虎哥身为男性的优越感更加火上加油。不一会儿,虎哥脱下了裤子,粗黑的肉棒直挺挺地站在小禕的眼前。虎哥仔细看了看身下的少女。虽然乳房娇小得可怜,但搭配纤细柔弱的身体,却也带着一股特别的吸引力。使劲将内裤从膝盖上扯下,一切就蓄后,虎哥反而不急着插入,想多享受一下勃起的快感。虎哥将小禕的双手扳开,下身挤进她的两腿之间。没有刻意对准,任凭肉棒在那沾湿淫水的小丘上滑溜。而上半身则是俯压在小禕胸前,从衣服下的锁骨一路吻下来。直到乳房的位置,更是肆无忌惮地又吸又咬。触碰到身体上的敏感部位,加上因紧张而绷紧的神经,小禕缩眉头不住地喘气。屋外开始下起了雨。未开灯的房间,也为之阴沉起来。但淫浸在兽欲中的暴行,并没有因此而受到影响。虎哥在少女光滑的肌肤上又吸又舔,一边偷看着小禕的表情。当他发现小禕闭上眼睛强忍着哀羞,身体也像是自暴自弃地停止抵抗的时候。右手便探到下身,分开大阴唇。接着龟头顺着目标往前挺,一下子穿破薄弱的防线,插进了半条肉棒。在插进去的瞬间,少女分开的脚僵直了一下,身体弓了起来。脸色更是惨白,牙齿也几乎要咬出血。「干!好爽!」虎哥感觉到肉棒被夹得发痛,几乎紧密的贴合令肉棒享受到莫大的快感。更是使劲一插到底,直到阴囊碰在光滑屁股上。一击得手,虎哥开始把肉棒从蜜缝中抽出来,再狠狠地插进去。这样来回抽插了十几下,阴囊不断撞在小小的屁股上,渐渐地虎哥感觉肉棒的进出顺畅了许多。从那张抽搐的表情看来,虽然没发出什么声音,但虎哥也能感受到对方受到的痛苦。虎哥挺动的动作越来越强烈,炽热的黏膜,从四面八方将肉棒绞紧,仍无法抑制那猛烈的抽插。呼地肉棒噗滋一声,从淫靡的蜜缝间抽了出来,伴随着殷红的鲜血。突然得到解放的小禕尚不及反应,便被虎哥将下半身拖下床,扭过身子按压在床缘。将长裙往上翻开,沾着处子血和爱液的肉棒在股沟上稍作擦拭,再度插进蜜缝当中。感到肉棒比方才更加深入,抽动时可以听到声响,那是龟头用力挤进膣口所发出来的。虎哥这时淫欲高涨,双手紧抱着裹着长裙的纤腰,两只脚更是不住在长袜上磨蹭,股间激烈不间断的抽送。「呜…呜…」小禕难过地喘息着。「怎么样!开始觉得爽了是不是?」身心受到严重的打击,没多久,少女俨然失去了意识。一直被强制运动的屁股,竟也自然地配合起肉棒的前后动作。乌黑的长发像盛开的花朵般散布在床铺上,身体随着下半身的运动前后挺动。终于一股触电般的快感自腰眼传来,虎哥将肉棒用力抵在膣肉里,喷发出一道又一道的精液。不久,当精液从蜜缝间流出来时,虎哥才依依不舍地拔出肉棒。用长裙擦拭上面的汁液,并穿回裤子。被摧残的少女如死鱼般滑坐在床脚,低垂着头,发出间断短促的呼吸声。「虎…虎哥,都绑起来了。」门外这时候传来阿狗的声音。当然他早已等了一段时间,不过方才虎哥正忙着,也不方便打扰。故至此看起来应该是告一段落的时候,才开口询问。「虎哥,再来怎么办?」干爽了一炮之后,虎哥的头脑也逐渐冷静下来。这阿狗的身份已露,他们的脸也被看到,恐怕不是能够一走了事。「去把那女的也绑起来。」「好的。」房间里弥漫着男女体液的味道,阿狗打开灯,将小禕的双手扳到背后绑起。被蹂躏的少女状若失神,口中不住念着难以分辨的细语。虽然这档事他们过去也干过几回,但阿狗的内心也不禁感到有些同情。『嘶 – 碰』屋外发出爆雷般的声响,大雨如同倾倒的瀑布降下来。捆绑完后,阿狗走到房间外,等着虎哥的下一步指示。「再来嘛!看一时是走不了了,把男的杀了,女的还可以乐一乐。」「真…真的要再、再杀…杀人。」「废话!不然让他们报警你以为跑得了吗?你连老母都杀了,已经是死路一条,还怕啥!」「我…我不是故意的。」「你以为警察会管你那么多。杀老爸老母就是死罪,就算没判死刑,到里面也不会有好日子过。干!你做不做!」「可…可是…」「一点屁用也没有!我也和你一起做行了吧!」「一…一定要杀人吗?我看关起来…就好了吧…」「要关到什么时候?干你是没看过电影哦!每次就都是男的没杀掉,才让他跑回来把人都杀光!你不要那么白痴行不行!」「这…」「别这那的了。快点弄一弄,还有乐子等着我们去爽的。」虎哥不耐地催促。心里想着杀个人就怕成这样,看这情况四个人都不能留活口,到时候又有得麻烦了。虽然决定了要杀人,但要把一个活生生的人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心里头还是犯嘀咕的。虎哥想了想,决定在仓库做了个绳结,把人『挂』上去,让他自生自灭省事。仓库里已经摆了两具尸体,虽然已经死去多时,但总觉得好像随时都有可能会突然动起来。虎哥和阿狗尽量把视线移开不去看,吃重地扛着昏迷的家伟。把头套进绳圈,垂挂起来之后,便急忙地走出仓库。将仓库的门锁上,希望能永远不用再打开。「这样不就解决了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虎哥说道,「看你也憋很久了,再来就去爽一下吧。」虎哥到房间将小禕拉起,拖行到楼下的客厅。而这个时候,阿狗也已经迫不及待地玩弄起身材姣好的惠美。惠美的肌肤白里透红,丰满的胸脯随呼吸上下起伏。阿狗晓得虎哥下的那种药,没一时半刻是不会醒来的,他们过去也曾经用来蹧踏一些女性。方才在一旁看着虎哥打真军,还真是憋得有够难受。阿狗将惠美平放在地板上,撩起那件绿色的榇衫,扯下粉红色的蕾丝胸罩。在均匀的呼吸下,两颗肉球上下起伏。盯着那顶端的两颗小樱桃,阿狗不由得咽了下口水。阿狗不厌其烦地从鼻子、脸颊吻下,舌头舔舐着玉颈,最后紧紧吸吮着乳头。「嗯…」惠美的身体颤动了一下,发出呻吟声。阿狗连忙将裤子脱下,拉出那根涨得发烫的深红色肉棒,压在惠美的鲜嫩的双唇间,慢慢地伸入。「嗯…」惠美无意识地吸吮着龟头,舌头也自然地转动着。在温热的口腔里,舌头表面不断地磨擦着肉棒,令阿狗感到爽快。『噗』阿狗将肉棒从惠美嘴里拔出,上面沾满了唾液。接着阿狗索性将惠美的衬衫撕开,拉下贴得紧密的七分裤,露出一条和胸罩相同颜色的粉红蕾丝内裤。阿狗将肉棒贴上内裤来回磨擦,隔着薄薄布料透过来的体温,以及丝绸在皮肤上的滑顺感,刺激着阿狗的快感神经。而惠美的口中,也发出了些许的呻吟。渐渐地,内裤湿润起来。阿狗再也控制不住将内裤一把扯下来,将两条腿架在肩膀上。掰开紧闭的阴唇,一下子插了进去。在阿狗的动作下,惠美发出了轻微的呻吟,扭动一下腰部。阿狗前倾揉捏那两团饱满的肉球,一下一下地抽插起来。看着美惠的身体配合着抽插抖动,阿狗逐渐加快了速度,顶得更深,更猛!阿狗越来越兴奋,这样单调的动作已经不能满足他的欲念。他猛地搂起惠美的腰身,让惠美的下半身几乎悬在空中,开始狠狠地奸淫。每一下都使尽全力,肉棒一戳到底。惠美的蜜壶里泌出更多的汁液,在阿狗的猛力抽插之下,发出『噗吱』的水声。这样的声响使得他像是不知疲惫地往前冲刺,而那两团白嫩的乳肉也激烈地前后晃动,一甩一甩地扯动着乳根。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阿狗的肉棒不停狠戳,刮弄着美惠膣里的柔肉。或许是为了要逃避现实地疯狂发泄,大小阴唇随着肉棒的抽插一起翻了出来,淫水流满了屁股。不久,阿狗抽送的频率冲到了极限,最后使劲全力似地撞进美惠的蜜壶。一股热流射进了深处,伏在美惠身上的阿狗也发出了喘息。「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吧。」虎哥开了一包洋芋片,「晚上还很长呢。」自昏睡中悠悠转醒,佳怡感觉还有些晕沉沉的。(好想再睡一下…)恍惚间,隐约听到奇怪的声音。仿佛有什么东西不停地碰撞,吵得她难以安眠。什么时候睡着了?睡在什么地方?怎么…好像身上没穿衣服!「啊!」骇然睁开眼睛,眼前的景象令她难以置信地发出了惊呼。「惠…惠美姊!」她倒卧在客厅的沙发上,双手被牢牢地绑在身后。而惠美姊竟被脱得一丝不挂,坐在身后一个男人的跨上。只见那个男人双手捧着惠美姊的胸部,身体则是不住地向上挺动。另外有一个男人,按着惠美姊的头,将两腿之间的棒子塞到她的嘴里。此情此景,佳怡再多么纯情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在一旁的角落,小禕则是低垂着头靠墙坐在地上。衣着看起来还很完整,只是向来不离身的黑框眼镜不知道掉落到哪里去了。「哈哈哈,小妹妹终于醒来了啊。」听到了佳怡的呼声,虎哥喜孜孜地将肉棒从惠美的口中拔出,朝佳怡走去。「小妹妹,你姊姊正在忙,哥哥陪你玩啊。」虎哥抓住佳怡的下颚,露出那根黝黑凶恶的肉棒,移到佳怡的唇边。「小妹妹,舔舔哥哥的大鸡巴。」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惊吓过度的佳怡还不能回过神来。虎哥便已经再加了重话:「要是不小心咬到,当心我宰了那个男的!」佳怡第一次见到男人勃起的阳具,又粗又丑恶,简直不是应该长在人身体上的一部分。她想将头撇过一边去,却被虎哥把她的头扭回来,把肉棒顶到佳怡的脸颊上:「怎么姊姊都含过了,难道你嫌脏吗?是不是真的要我去砍那个男的手指头下来让你看,才肯乖乖听话!」佳怡顿时心乱如麻。快乐的旅游突然变成地狱般的惨状,惠美姊姊在眼前被奸淫,而哥哥的安危系在她的身上。在虎哥的威胁下,佳怡终于无奈地伸出舌头朝那恶心的肉块舔下去。「很好!加油啊,做得很好,哥哥也帮你舔舔吧。」虎哥来到佳怡的脚边,扳开双腿,对着稚嫩的耻丘,开始用舌头舔弄起来。「不…不要!」佳怡急得大声叫喊,拼命扭动身体。但尽管使尽了全力,虎哥却仍然执着地要品尝那甜蜜的果肉。「呜…呜…」佳怡不住地喘气,在虎哥的蛮力控制下,根本没有摆脱的可能。舌头在蜜缝上下滑动着,当舌尖触碰到小肉芽的时候,佳怡突然身体一震,一股热浪从下体涌了出来。「啊啊!拜托…不要这样…」无视少女的哀求,虎哥像狗一样伸长了舌头,贪婪地舔弄着蜜缝上的柔肉。接着更是舔向那窄小的膣口,不时吸吮一下敏感的小豆芽。暖热的汁液不断从膣口渗了出来,佳怡的身体宛若触电一般。没想到感觉竟是这么舒服,使得少女几乎要发出柔媚的呻吟。「停…停啊…」佳怡带着哭声说着。在陌生人和好友面前要流露出这样羞耻的姿态,实在是太难为情了。像是听见了她的请求,虎哥停止了舔弄的动作,站起身子坐到沙发一旁的地方。「看到姊姊享受的样子,也忍不住想要了吗?」虎哥说着,「让姊姊也看看妹妹的表现吧。」佳怡忍不住朝虎哥所看的方向望去,只见惠美姊趴在地板上,结实的雪臀翘得挺高。另一个男人抱着那丰满的屁股,正把那根黑黑的肉棒不住地插进蜜穴里。像是要表演给虎哥看,阿狗猛地加快了抽插的动作。受到强烈的冲击,惠美终于忍不住浪叫起来。「惠美姊…」「不必羡慕,很快你也可以爽一爽了。」虎哥从身后架着佳怡的掖下将她抬了起来,湿润的肉棒按在股缝间,浊热的体温刺激着菊门。接着再抬高一些,龟头前端开始没入少女未开发的蜜缝里。「痛…拔出来…」佳怡的五官因痛苦而皱成一团,但虎哥哪里肯理会,粗大的肉棒继续撑开狭小的肉壁。一道有如撕裂般的剧痛从下身传来,象征着贞洁的防线终于被那丑恶的怪物给破坏了。「啊!」少女痛苦地呻吟着。她若是知道在不久之前,小禕也遭遇到了同样的痛楚,心中的悲伤或许会更深恸吧。虎哥一面欣赏着少女的表情,一面肉棒享受着蜜穴的紧缩感。或许什么名穴名器的他分不出来,但想到肉棒能在不同风情的女孩子身体里抽插,就是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喜悦。和刚刚那个柔弱的长发少女比较起来,这个身体更是充满着青涩、活力的气息。虎哥一边把肉棒往佳怡的蜜缝里挤,一边站起身子,抱着佳怡开始走动。佳怡这时感觉到私密的地方好像要被涨破了,这样子恐怕会死掉吧。她觉得那个龟头不停地朝身体深处刺进去,甚至可以感觉到肉棒在身体里面颤动。终于像是到了尽头,肉棒总算不再深入。接着,肉棒开始缓缓地朝身体外退出。直到龟头退到膣口的时候,突然猛地一插,推进了身体里面。佳怡张大了嘴,却没有叫出声音,神情里更是充满了绝望。虎哥开始运动起来,肉棒一下下插进蜜壶里,阴唇也随着抽送不住翻开。「啊!好痛!!不要了!」佳怡大声地哭着。「再大声一点,不要输给姊姊啊。」虎哥走到惠美的面前,让两人交合的地方赤裸裸地呈现。这样的景象也看在阿狗的眼里,也不甘示弱地从猛烈抽送的方针改成逗弄。有时把肉棒深深地撞入,有时逗留在膣口打转。有了观众的鼓励,尤其是这样的美少女,更使得阿狗感到兴奋不已。「好麻…好难过…啊…」惠美的头向后仰起,翻涌的欲念和羞耻感交错,形成一股连她自己也无法理解的激流。到底会发生什么事,会怎么样,已经无力再思考了。只知道身体本能地动作,淫液不断涌出,性器交合带来快感,就这么顺流而下。「要…要去了!」惠美露出凄楚的表情。每当肉棒一下一下撞击着花心,丰满的双乳便随之摇动,意识也为之模糊。抽插的速度逐渐提高,突然猛地一下猛烈的插入,阿狗终于忍受不住。屁股一阵痉挛,大量的精液喷发而出。惠美的身体微微颤抖,强烈的余韵在身体里激荡。「姊姊那边好像玩完了,再来就看我们表演啰。」虎哥用手指沾了几许溢出来的蜜汁,涂抹在佳怡的嘴边。虽然已经可以顺利地抽插,但对虎哥来说,与其急着发泄,倒不如这样维持着勃起的快感来得爽快。因此只是有一下没一下地,缓慢地撞击,感受肉棒包覆在暖热蜜壶中的趣味。「啊…啊…」不知不觉当中,佳怡开始发出了微弱的娇喘声。「看来你也开始享受了哦,怎么可以冷落了另一个妹妹,也一起来玩吧。」虎哥抱着佳怡走到小禕的面前,佳怡见状急得哀求。「不!求求你!不要碰小禕!」「怎么可以只顾着自己快活呢,好东西就要一起享受才对啊。」虎哥推开小禕无力的双腿,令佳怡骇然的,在长裙底下不仅一丝不挂,而且在耻丘上残留着斑驳的痕迹。「小禕…对不起…」看见小禕失神的模样,一股哀伤从佳怡的心里浮现。都怪她不好,硬要拉着小禕来,才会发生这样的不幸。在思索间,虎哥将佳怡的身体贴到小禕的身上,接着将肉棒抽了出来。「啊!」从肉棒的侵袭下解脱,佳怡的脸颊贴在小禕的脸上,不禁悲从中来,泪水夺框而出。「对不起…小禕…对不起…」谁也没注意到在小禕流着唾液微张的嘴里,似乎呓语着什么。「你们共用过一支棒子,以后感情会更好了。」虎哥淫笑道。说着用手掰开小禕的阴唇,隔着佳怡将肉棒插了进去。佳怡感觉到小禕的身体微微地发抖,接着连同自己的身体也被用力往前推。小禕似乎已经失去知觉,只是一下一下顺着肉棒的插入而挺动。「小禕…你…不要伤害小禕…」「别急呢!会轮到你的!先用这个顶一下吧。」虎哥将手指伸到佳怡的菊门上,一股强烈恐惧感顿时升上佳怡的心头。「啊…呜…」那窄小的可怜花朵,猛地被虎哥的手指闯了进去。佳怡眉头深锁,不停地喘息着。括约肌拼命收缩,像是想要将入侵的异物推出,却被虎哥硬是紧紧按着。「有没有觉得很爽?」没等喘息中的佳怡回话,虎哥又继续展开了推送的动作。佳怡胸前两颗裸露的小樱桃在小禕的衣服上磨擦,耻丘也一下一下地撞向小禕的下半身。插在菊门里的手指不时旋转,疼痛、酥麻、悲伤的感觉交揉在一起,只觉得好像身体不再是自己的,只求逆来顺受冀望这一切早早过去。虎哥的肉棒不断在两个湿淋淋的蜜缝轮流抽插,从这个蜜壶拔出肉棒,提着还沾着淫水的龟头,插进另一个要好的蜜壶里。而被插入的肉体,就会做出喘息的反应。真是令人乐此不疲的游戏!「啊!啊!啊!啊!」从佳怡无法闭紧的樱唇,渐渐发出娇柔的呻吟。从背后将肉棒刺入,令这个少女雪白可爱的娇躯不住蠕动,虎哥心里涌出疯狂的欲火。肉棒经过短暂的冰凉空气,马上就再泡进少女温热的蜜汁当中。虎哥两眼泛红,抽插、交替的运动更是加快。「啊!啊!不…不要…」听到少女似乎要到顶点的喊叫,虎哥也终于感到难以扼制那急欲发泄的欲望。终于虎躯一震,炽热的精液如注地喷入佳怡的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