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老婆的生日盛宴 [完]
老婆的生日盛宴 [完]
老婆今天生日,我居然要加班,她就约了几个老乡,有男有女的一群人,叫我下班去迪厅里找她,我也只好满腹无奈的答应。

今天早上说好,老婆穿了最露的一套衣服,里面也是情趣内衣,要好好的玩一晚上的,偏遇这样的事,讨厌啊!

说起这个老婆啊,长得是娇小可人,身材虽娇小,却是可爱诱人,奶子32B+说起来不大,但对只有1米6不到的她,在那小蛮腰衬托下,也是非常可观的,和她其实仍然未结婚,只是一起住,也叫习惯老婆了。

心急急的赶工,把方桉做完就急着跑人,人没冲出公司大门就已经在扬手招车了,别晚上老婆的生日「盛宴」给别人做掉了!

进到了迪厅,因为明天是节假日,今天的迪厅是爆满,人头涌涌的,操,要找人就累了,只好在人群中一张台一张台的瞄着。她的几个老乡,有的我虽然认识,但也是不熟的,找人这样找就累了,灯光又暗,人又不熟悉,没那么容易分得清楚。

走了足有两圈,仍然未找到,只好在角落的找了位单人位,坐在那喝口酒,等老婆看到电话有未接电话覆回来了,刚才已经打了好多次也没人接,那么吵的环境也是听不到居多。

坐在那喝着闷酒,忽然看到就在边上的吧台处有两个在说话,有个人似乎见过,好像是老婆的一个什么老乡,但是个男的,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了,是上次老婆的姐妹结婚时见过的。

我走过去,也没打招呼,只是在边上暗处也坐下,叫了杯酒,想看一下他们一会回什么台,好去看是不是老婆的台。

「真他妈的骚,那婊子晚上的衣服够骚的,刚才跳舞摸了把,手上全是水,黏黏的,真骚。」没见过的那个在说着什么骚妹哦,心中听着,也是兴奋起来。

老婆的老乡都长得不错,要是有个骚货,晚上我也可是摸一把嘛,心中淫乐着。

「别说了,一会回去,是不是开房啊?钱我出,一起操她,估计她也肯的样子。」我见过的那人说,然后他们也起身往另一边走去,我连忙站起来,在身后跟着。

那两人也是坐在角落的一张台,很偏的一个位置,只有几个男的在,老婆不在,姐妹也全不在。我认识的都是几个姐妹了,也不好过去打招呼,谁知道是不是和老婆一起的嘛!就算老乡也可能是凑巧在这吧里玩的。

不过,反正也是找不到的,乾脆就走到那张台的侧面,一个小屏风处站,居然那里面有个高脚椅,还不错,就坐了上去,等待吧,不是老婆坐的地方,也可以在等电话了。

因为迪厅的音乐很大声,那台人说话也是非常大声,可以说是在叫着的,很多话我也能听到。那个我见过的人大声的说:「我们一会开个房玩啊,怎么样?

一起操那骚货。「这句是完全听清楚了,另几个说着什么,有些听不到,但听到的都是淫叫着的说话了。

一个站了起来,似乎是去开包厢,我坐着正是无聊时,就见到了老婆阿美。

靠!晚上怎么就这样出门?一件露出肚脐的小背心,和胸罩也差不多大了,下面是一条小折裙,当时流行的那种,短至大腿上,看着是蓬起来,跳舞是会飘起来的,靠!那么短,一飘不是整个小穴都给人看到啊?

正想转个身,从另一方向过来打招呼,就听到阿美在骂:「王八蛋,你摸了还好,你他妈的傻啊,在池子里要强奸我啊?」晕,老婆阿美的性格是很辣的一个,气起来是什么也敢骂的。

那和她跳舞的男人一直在道歉,另几个也在说着什么。我见没事,马上转了个圈就走了过去,去到时,老婆和一个男人靠得很近,看到我才分了开来。

「怎么现在才来啊?等你好久了。」老婆见到我,就差不多是整个人挂到我身上,嗲嗲的怪着我。

「还说呢,我找不到人,打你电话没接。我们跳个舞去吧!」和那几个人打了个招呼就往舞池走去。今天迪厅里人真的很多,老婆贴在我身上。

「怎么只有你一个女的?你的姐妹呢?」我心里郁闷,只有我老婆一个,那些人摸的骚货还能是谁?

「刚才阿丽姐妹来了一会,说是约了男友就先走了。阿芬她们没到,她们有事要晚些来嘛!」老婆娇嗲得很,人性格泼辣但却对我非常好,也黏我。

「你下面怎么那么湿啊?老婆,不会是男人的精液吧?」我搂着老婆到了一个角落,亲着她,取笑她。

我不是阿美的第一个男人,据她说读书时给第一个男友骗了,但也很认真的说,我是她第二个男友,还保证了好多次。虽然我并不在意,不过在做爱时常常问她是怎样给男友干她小穴的,还常常要她叫着那个叫阿成的男人名字干她。

虽然她总爱说我变态,但她自己却更是乐此不疲,有时自己也会大叫:「阿成操我啊!成哥快操我,操破我的小穴……」「去,变态老公,人家刚才跳舞出的汗嘛!」操,鸡迈里面出汗,也太扯了吧?阿美眼角瞄了我一眼,才小声的在耳边说:「老公,人家今天是穿成这样等你干小穴的嘛!后来他们个个说我是骚货哦!有几个大胆的还挖人家小穴,讨厌死了,刚才在舞池居然想脱我内裤,给我推开的,晚上人家要等老公操呢!」好骚、好媚的说话,鸡巴马上直直的顶起。

「我们出去?找个地方操你一炮。」我搂着阿美说,心中也不想回台去了,那几个所谓的老乡,看着讨厌。

「不行啊,别那样看人家嘛!老公,他们可以不理,但阿芬几个等下要过来啊!」嗯,这倒是。

在我说一会就回来的情况下,阿美给我拉着往迪厅的黑暗角落走去。一直和阿美算是好朋友的,无话不说的情况下,和前女友分手后,顺其自然地和她相处了,和她在野外做爱也是无数次了,这辣妹可是什么也敢的,只要我喜欢就行。

我们也约好,年底先回我家,然后去她家,要是家人没意见,就结婚了。

找不到地方,走到一处楼房,乾脆就拉进去楼梯间了,就在楼梯下面干她。

「老公,这里有个单车房的,一会有人进来会看到啊,我们找其它地方吧?」嘴上说着什么,但自己已经弯下腰,噘起屁股等我操了。她今天穿的情趣内裤居然中间是有开洞的,倒是方便得很。

「老公,好舒服,你操得小骚货好舒服啊……阿成哥,你好会操……」又开始叫阿成哥了,嘿,我操得当然是更勐了。晚上估计阿美也是给人挖了很久,整个小穴里面是春潮泛滥,刚开始就「噗滋、噗滋」的响起。

正干得起劲,有个单车直直的骑了进来,阿美弯着腰,一见有人就想站直,但我仍然在狂插着。进来的人是个十五、六岁的小鬼,他还骑在单车上,一脚踮地,就那样直眼看着我们。

「小弟弟,你放你的单车,放好了再看啊!」我一直不放开阿美的腰,鸡巴一直插着她。

那小弟居然也开口了:「单车房没东西的,很大哦!你们要不要在里面干?

我是不是可以看看?没看过真人的。「开了单车房的门,居然里面还有灯。

「老公,真的要进去啊?」我把阿美反过身子,一边操着就推了她进去。

那小弟把门掩上,就在边上看。现在的小鬼胆子够大的,居然还蹲了下去,就那样看我插阿美的小穴。为了感谢小弟借个单车房,我乾脆把阿美抱了起来,就在小弟面前操着,阿美也很快的呜咽了起来,已经高潮了。

那小弟看我站了起来,居然他也掏出鸡巴在打飞机了,嘿嘿。是不是让他也爽一下?

「小弟,别打飞机那么惨啊!」我放下阿美,用鸡巴顶着她,阿美转头看看我,我说:「今天你生日,随便你玩哦,老婆。」这骚货转头就张开嘴去帮小弟含鸡巴了。

小弟可能还是处男,居然舔没几下就叫了声,直直的喷射而出。操!你喷在阿美脸上还是嘴里没所谓,别射到我身上啊!很讨厌的也。

小男孩就是勐,可以射那么远,居然射了也没软,那男孩又大胆地伸手按阿美的头,鸡巴又开始插她的嘴了。在这种淫靡气氛下,我也很快地射在阿美的小穴里,插出鸡巴时,阿美就放开小弟的鸡巴,转头来帮我清理,那小弟居然看看我。嘿,想操小穴吗?

我把鸡巴放入阿美的嘴里,对那男孩说:「想操就插啊!很爽的。」阿美似乎吓了一跳,给别人当我面干小穴,阿美也是不敢的,平时两人也只是淫乐时说笑而已。

小弟果真抱着阿美的腰就开始操了,「啊……别真的啊!唔……老公,他在操我,好舒服,别停啊!」阿美就是那种强奸避免不了就享受的女人,给小弟插入了,乾脆就开始淫叫起来,还摇着屁股往后顶着。可惜,小弟只是操一会就射了,小处男不行啊!呵呵,敏感了些。

「老公,你怎么真的给那小鬼操我啊?你不吃味啊?」和阿美搂着往迪厅里走,小骚货问我了,给操爽了还卖乖也!

「今天你生日啊!让你爽一下。而且那个小弟还是童子鸡嘛,让他一辈子记得你也不错啊!呵呵!」搂着小腰挤入了迪厅里.

晚上还要玩什么?我不知道,只是觉得今天的阿美是骚到了极处……(待续)(续完)

带着老婆回到了迪厅,她的姐妹也到了,小芬和阿珠几个妞倒是真的个个漂亮,身材也是出色之极,比我老婆好多了,身材够高嘛!

大家说笑中,我不太喜欢老婆的几个男同乡,总是感觉其中几个有些猥琐,男人可以淫荡好色,甚至下流,但绝不对猥琐下贱,那是我一直的观点。看妹就看妹,非要鬼鬼崇崇的看,还只看奶子乳沟,操!你没玩过女人啊?贱!

喝了会酒,我和老婆出去跳舞,跳了不久,就觉得有些尿急,刚喝啤酒喝多了几杯,「老婆,我去尿一下,一会回来直接回位置吧,你跳一会也回去哦!」老婆兴奋的样子,估计不会那么快回了吧?

厕所里没人,乾脆就开始上大的,也随便抽口烟,让脑袋静一下。迪厅的爆炸性音乐听久了,脑袋昏沉沉的。正在厕所吞云吞雾中,听到一个男声在说话。

「他妈的,那骚货的老公来得那么早,早点开好房带进房就好了,刚给她刮了一巴掌,没操到,可惜了。」那个最猥琐的同乡在说话。

「切!那是你笨,我晚上早早就干了那个骚货一炮了,真他妈的爽,骚得要死,屁股拼命地摇。」操!不是吧?老婆刚才里面湿的真是别的男人精液?我倒成了后备?

「别吹哦,你什么时候干的?」猥琐老乡在追问。

「在跳舞抠小穴时,就发现她的内裤中间是开洞的,我就把她扯到角落,就是那几个大音箱后面操她了,爽得要死,根本就容易上手得很。嘿,你才那么没用,阿狗几个都拉到那操过了,晚上就你们三个没操。」我晕啊……七个男人,有四个操过我老婆!

「操,不是吧?我一会也去。他妈的,居然个个操了,我没操,反而给打了一巴掌。」猥琐老乡说着。

「你就说看到我们操她了,她不肯就说给她老公听,要胁她就行了,笨!老狗几个都是那样做的。」贱男人,操你妈!你自己操了就算了,估计也是老婆晚上发骚,那贱种长得也挺帅的。

等他们出去了,我也悄悄地先往那音箱角落去,站在另一个能看到的角落。

开始是想带老婆走,但既然她想玩,就算了吧,反正也没结婚,给她玩一次吧!

我在角落中站了一会,很快就见到那个男人扯着老婆到角落里,似乎说着什么,老婆推开他,他居然要打我老婆。操你妈!不给干就想强奸啊?

我冲了过去,一脚踢向那男人,踹了几脚,那男人似乎想说什么,边上看到人也散开了。我扯着阿美就离开了迪厅,一脸黑黑的,阿美也很怕的跟着我,嘴一直想说什么,又不敢说。

进了家门,我用力地关上了大门:「你坐那,自己说吧,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老公,我……对不起啊,我蛤上真的是只想等你的。」阿美知道我已经知道一些一些事情,只能老实的说:「你突然说要加班,我又约好了几个姐妹,开始是没叫那几个男的,真的,只是阿丽的男友带来,那里几个人我也讨厌的,后来给你打的那个更是讨厌死。」她低头瞄着我,又不说下去,最后断断续续的才说出晚上的事。

「今天是我生日,刚好又是周末,早早的约好朋友去迪厅玩呢,下午当然是早早洗澡,换上老公那天送我的情趣内衣。看着好羞人,薄得透明还不止,内裤居然中间开了个大洞,这不是随便就可以干了吗?老公是不是想带人家去那干人家嘛?嘻嘻,倒是很方便。

收拾好东西,都准备出门了,居然接到老公电话说他要加班,好讨厌啊,电话都差点扔掉,穿那么漂亮,还拼命地弄头发什么的,老公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真讨厌!

电话又响了,是小丽,他们说要一起吃饭,庆贺我生日,那当然去了,不然要一个人过生日啊?

晚餐时小丽老公接了个电话,只是一会就一大堆同乡也来了,一个叫阿东的以前也追过我,要不是和老公一起,估计我就和他一起了吧?

大家一起说笑着,虽然里面有几个看着讨厌,但也算了吧,反正也不会是朋友,只是老乡一起坐坐,餐后就说去跳舞,我也同意了,晚上本来就是要去跳舞的,打了电话给老公就一起出发了。

进了迪厅里,人好多,老公没来,我开始只是闷闷的坐着,阿东靠了过来:

『阿美今天生日呢,怎么那么闷?好久没见你了,现在可好?』『没啊,只是无聊嘛!呵。』小丽和她男友去跳舞了,我和阿东有一句没一句的扯着。

『美女,能陪我跳一个舞吗?』阿东站起来,很优雅的问我,样子装得好绅士。呵呵!

『去,要跳舞还要那样。』我倒是给阿东逗乐了,就起身跟他出去了。

跳了一曲,回到位置上,小丽居然已经走了,只是交待另一个男的说,她有事,要晚些才可能回来,让那人对我说声对不起。

更无聊了,我都想走了,但来时已经给了电话老公和小芬她们几个,好像又走不太好一样,我就开始几个男的跳舞了。人总是奇怪,在闷闷不乐时,在迪厅中疯狂地摇摆,人似乎心情也会彻底地发泄出来一般,跳了几曲,心情也好了很多。

『哈!又是你喝,阿美。』在和他们玩游戏时,连续喝了好多杯酒,我也放开了心情。

阿东搂着我的腰:『阿美,今天是你生日哦!开心些就好了,不开心的样子让我心痛呢!』阿东一直在哄着我,让我以为他仍然爱我啊!他的手搂着我,我也没拒绝了。

一直在玩着,几个男的也去舞池里泡妹占便宜去了,只有阿东在陪我。他的手已经捂到我奶子上了,可是酒意下,我也不想拒绝,似乎他一直在爱我,好痴情哦!

『别啊,阿东,等一他们回来看到。』阿东开始吻我时,我才开始拒绝,但只是怕其他几个人看到,心中却是并不抗拒。

『阿美穿那么性感出来玩啊?』阿东的手居然在挖我的小穴,我想拦住的,可是给他亲久之下,全身似乎没有力气一般,也不想拒绝。

好在,很快有人回来了,阿东才放开我。那儿叫老狗的坐下,说了几句话,阿东就搂着我,说要跳舞了。他一直搂着我不肯放,在舞池中也在摸我,开始只是摸着屁股的,后来就挖我的小穴了。

『别啊,阿东,会给人看见的。』阿东拉我到了角落里,居然要操我,我真的怕,可是又好想。今天一天都想着怎样和老公玩,晚上会怎样给老公操的,刚才又和阿东亲嘴那么久,给他挖小穴。

『好骚,阿美你今天穿那么骚,不是想给男人操吗?欠操的骚货。』阿东已经把我按在一个音箱上面在操我了,嘴里和刚才已经完全不同,一直在说我是骚货、是婊子。我虽然已经明白这人刚才是装的,现在终于操到我,就开始原形毕露,但已经给操着小穴了,真的好想男人狠狠地操我啊!

『骚货,快叫我老公,叫我操你,不然就把你拉到舞池里操哦!』阿东嘴上骂着。

『啊,不要,老公……老公,你要操死骚货了!』心中有些怕,但更想的是大叫啊,好想人用力地操我小穴。

只是几分钟,阿东就射了,真差,我才刚有些舒服他就射了,要是老公在就好了。我还在想着,老狗就过来了,居然他已经知道阿东在这角落操我,他们是不是说好的?

我没法离开,老狗一过来就直接开始操我了。后来另两个也过来了,他们没一起来,但却是一个个的准时过来,只有那三个并不熟的人没过来。「「老公,人家真的不想的,我……当时真的好想你,他们操我,我一点也不感觉舒服,只想老公过来操我。真的,老公,你别生我气,好不好?」阿美说完后,可怜惜惜的看着我。

我听着阿美的自诉,心中想了下,可能阿美给人嗑药还是喝多了吧,脸黑黑的也没放松,这小骚货要吓一下才行,不然以后翻天了,给几个男的轮了,居然还骗我。他妈的,想着晚上操的小穴全是其他男人的精液就讨厌。

「阿美,我不是生你气或什么的,那几个贱人,而且也不是什么对生活有要求的人,要是他们常年去嫖,甚至可能嫖那些十元一炮的鸡,你会被累死的,知道不?我不是不给你玩,晚上我还和你一起跟那小弟弟玩,他乾净,你那几个老乡要是有病,你怎么办?我怎么办?」我很认真的对阿美说出我的看法。

「老公,我以后保证不再见他们,要是你见到我见他们,我就……我就任你处置,老公。」最后在阿美的低声下气中,又硬是把我的裤子脱下,说要帮我舔乾净,别让那些人的精液沾在我鸡巴上,我无奈地原谅了这小骚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