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车内羞母与辱女
车内羞母与辱女
羞母与辱女我手里拿着手机,手足无措地看着孙海滨。他把头缩回去,低声说道:「咱妈的电话!快接!」「谁是『咱』?我妈可不愿认你呢!」宁宁低声了一笑,没动弹。「可我得认她,她就是我的妈!去接吧,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将来你可不也要这样和大庆一丝不挂地腻在一起?」「去死吧!」宁宁肯定不太愿意在这种情况下与我相见。孙海滨劝了一小会,探出头,向我爱莫能助地摇摇头。「宋姨,宁宁她……她正在上厕所。」我只好答道。「那我等着她,还有一件大好事,我想亲口告诉她,让她第一时间知道,他刘伯伯对他到底有多关怀!」电话那头的声音在激动之下有些变了调。「还得等一会,她……她可能有些便秘……」「什么?」车内扑哧一声,宁宁乐了出来,小声地骂了一句:「死庆庆,谁在便秘!」然后小声地向孙海滨嘀咕了一声什么。我立着耳朵细听,只听到孙海滨有些不满地回了一句:「你要是不愿见他,他该多伤心!」我大声喊了一声:「宁宁,你妈的电话,我递给你,你伸手来接就行了!」舒宁终于咭咭地笑出声来,边笑边说道:「等一下,你把眼睛闭上!不闭上是小狗,我一辈子不理你!你先答应我!」亏她还能笑得出来!我气鼓鼓地对着电话「哎」了一声,可心中实在也鼓不起一丝勇气与犹自在与他人交欢的心爱女孩面面相对:宁宁,此时你的脸上,是否有夜风化不开的浓浓春情荡漾?光洁的额头,有否被香汗打湿夜风吹不动的凌乱发丝?雪白娇挺的乳峰之上,那两粒红红的肉豆蔻是否已在反复揉搓之下,不堪入目地肿涨发紫?「我出来了,你可得闭上眼睛!」我走近两步,一直站到车窗边上,闭上眼睛,然后把手机递到窗前。外面是习习的夏夜凉风,车窗内一股味道异常的热气扑面而来,一下子把我熏得够呛:有汽油味,机油味,霉味,人的汗水味,还有……一种酸酸的特别之味。那种酸酸的味道,每一次当宁宁与他人合体时,我都一直受不了,直到四年之后的一天,施放第一次占有宁宁后,我在整理家中湿透的床单时,感受最强烈的仍是这种味道。当一只热乎乎的小手从我右手里接过电话时,我再也忍受不住,左手抢过去,握住了那光滑细腻、修长圆润的玉臂。一行细泪在我死死闭紧的眼角慢慢流到脸颊上。舒宁一面接着电话,由着我握住她的胳膊,又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拭去我眼角泪水。「妈,什么事?」「怎么这么半天才接?你做什么呢?」「我……我肚子不好,在厕所呢。」「我告诉你,庆庆他爸为你联系到了北京的爱华小学!」「什么?爱华小学?不会吧!你是不是搞错了?就我这样的二流大学,还是本科,也能进去?」舒宁的声音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狂喜。「庆庆爸爸这次也是托了人的。你要知道,庆庆爸可是从来就没有利用权力为家人说过一次话,这次可是特别为了你,才破了例的!!」「那……可得谢谢刘伯伯……」「谢谢?人家就图你一个谢字?你不一心一意地对庆庆好,我和你爸第一个不答应!」那只小玉轻轻地捏了捏我的手:「妈,你放心!我肯定会对他好的!」「就你一人在厕所?庆庆不在边上?」电话那头声音压得很低,但传出来的声音依然清晰可辨。「是。」「庆庆家人不在边上,我跟你说,」突然间,电话那头的语气又急又促,有种气极败坏的感觉,「我怎么听人说你还在和那个死王八蛋有来往!?如果你敢瞒着我们,瞒着庆庆,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上面有老天,睁眼看着你!人家不嫌弃你破了身,这是你老舒家祖上积了阴德,你知道吗?」说到最后,声音已经咬牙切齿了。舒宁抖了一下,被突出其来的恶毒惊得不敢吭声。「怎么没有一个雷,劈死孙海滨那个有娘养、没爹教的!那个死流氓,也不睁眼看看,就他家,就他妈那卖屄的贱货,亲老公都克死了,第二个老公又给他流氓儿子打出去了,全家就是一个笑话!过去穷得扫大街,现在当黑社会搂了点臭钱,以为这样就能配得上你?那天他妈大街上见到我,还陪着笑想跟我答话,让我劈头盖脸一口痰吐到她脸上了!一个臭扫大街的,就想跟我家攀亲威?全清水市能攀得上我家的不超过十家,她知道吗?无知之至!可笑之至!」「这样一家人,差点毁了我们一家!宁宁,就这样了,庆庆妈说客气什么,都快是一家人!她想明天就看到你……想天天看到你呢!好了,不说了,别哭了,宁宁这孩子,你瞧,高兴得都哭了!挂了吧,快点和庆庆回家吃晚饭!这都几点了!」电话声停止下来之后,寂静的暗夜之中仿佛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洞,欲把我们三个全部吞噬进去。「海滨!」车内舒宁叫了一声,「你怎么了?别吓我!别吓我!你别……别这么看着我!是我妈妈错了!不是我!」「海滨!」我的心也在颤抖,默默地呼唤了一声。孙海滨不是个好人,但他妈妈绝对是世上最好的女人!初二那年我父亲因为跟错了人,从省里的一个要职上退下来,几乎一撸到底,我也从天上落到了地下,每次看到有小孩欺负我,孙妈妈都心疼得要死,有一次还抽了孙海滨一巴掌,骂孙海滨怎么不懂护着自己的兄弟。车内舒宁突然哭了起来:「呜……你别这么看我……好吗?我害怕!你……你为什么不拉着我的手了?你为什么抽出来了!我……都是我不好!是我家里的错!是我妈混蛋!!」我也不知该说什么了。脑子晃着孙妈妈可亲的笑脸,并在潜意识里不断地想替她拭去脸上的那口浓痰。车内传业孙海滨粗重的呼吸声。「你别……不理我!」车内嘤嘤的哭声大了起来,语气中充满了绝望与无助。孙海滨突然用头玩命地撞着车壁,咚咚的声音听得人心里发慌:「啊……妈妈……你怎么不和我说……你们这些上流人……背地里你们比谁都不干净……哈哈……什么配得不你家的不超过十家,信不信我一封信就可以让其中的都一半完蛋!你们为什么要……妈……我要杀了她……我没用!啊……我混蛋!我有罪!我该死!」我当时竟没想意识到,他在极度失态之下的这些话,竟藏着酿成他死因的真相,而却被他似呜咽,似咆哮,似呻吟,痛恨入骨却又无可奈何的号啕哭腔所惊呆了。仿佛像是末日审判之时人对命运之神的筛体求饶,孙海滨一路打拼到现在,还被最爱的女人其家羞辱若斯,也算是命定之数吧,这个家伙五毒俱全,孝顺和仗义可以说是他黑色人格中唯一的两个亮点。如果不是舒宁妈妈,换了别人,几条命都没了。这几年在外面上大学,回来后总是能听到关于他的各种传闻,从一个小马崽到某老大的得力干将,在外面漂了一年,回来一杆猎枪立起了自己的门户,仅一年时光就有了三十辆卡车,手上三四十个马崽,垄断着本市的渣土运输。现在据说投靠在一家姓张的房地产大亨门下,从强制拆迁到杀人放火无恶不作。「那个女人这样地羞辱你妈妈,你为什么不狠狠地报复她!」舒宁突然冷冷地说道。「她……她是你妈妈!」「我不是让你去杀她,我……我是让你……你……你可以……唉,傻瓜!庆庆,」舒宁的语气从冰冷突然变成了扭捏,迟疑了好一会,她突然唤了声我的名字,声音温柔一如夜色,「庆庆,你……你离开点,我想让海滨在我身上『出口气』……好吗?」黑暗中我仿佛可以看到宁宁那腼腆而又恬静的笑容,心里明白「出这口气」的香艳意思,却身不由已地点了点头,甚至有些向往:如果此时是我来「出这口气」,该有多好!娇俏腼腆的舒宁既然说出这种话来,一会儿的献身肯定再无任何保留!「我怎么能再做缺德事?这次就是报应啊!我算什么东西!还想叫她妈?可笑!可笑!哈哈!」说到悲怆之极处,孙海滨再次以头撞车,声音的那种虚弱和空洞,让我仿佛看到死亡之神在向我挤眼。「海滨,你不要这样!你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丈夫!我真的原谅你了!」我背靠着车,长长地深吸了一口气,「海滨,你就在宁宁身上好好地『出口气』吧!我不会怪你的!」「宁宁,海滨,这个世上只有你们俩对我是真心的!宁儿,你不要这样!这样我受不了……别……庆庆还在外面……」「你刚才收礼时可不这样……哼,把人家裙子一掀就……收了人家!」宁宁的声音娇柔婉转,刻意地施展媚态,希望通过这种方法分一分他的神,「再收一次吧……要不然你会气病的……嗯……」「宁宁,我脑子很乱……我妈妈受这样的苦,却是我作的孽!我想好好想一想……唉!我他妈真想废了自己!」「那宁宁的小妹妹可要落单了!你就再收一次礼吧!别这样自责,在第一次你奸人家时,事后人家也没怨你,甚至……当时人家也是……半推半就的……」我心里剧震,原以为舒宁在被孙海滨强奸前,对他是非常厌恶的- 看来,女人对于强者的屈从,有时还是源于对于强大雄性生命力的向往啊!「你这儿……不是又硬了吗?它顶得人家……好想被你……使劲出口气!你不还没吗?你就把怒火和你的坏东西一起射出来!庆庆,庆庆!」她又唤着我的名字。「嗯?」脑中舒宁清纯端庄的相貌和耳畔淫糜放浪的声音让我在惶惑中产生了一个幻觉:现在在孙海滨胯上的舒宁和以往的舒宁,一定不是同一个女孩。严格的家教让舒宁待人接物一直都彬彬有礼,打招呼时一般只是向人点头微笑,与其他男性交流对话之时,经常会不自觉地垂下长长的眼睫,显出少女本能的羞涩。身高一米六二的她,身段均称,娇小玲珑,跑步时只穿很紧身的衣服,以防发育得很好的乳房上下晃动。刚上高二时,孙海滨就常常在我耳边嘀咕:瞧你小妹子的奶子,摸一下得多爽!你摸过吗?还有她那双迷人的大腿,要能把这双大腿举到肩头,一劲狂操,得多美!要是能一边举着她的大腿,再一边抓着她又白又嫩的小屁股,日!他可曾知道,十四岁时我才第一次亲吻舒宁的额头,十五岁我们才第一次亲吻,青梅竹马的爱情,并没有让她忘记男女之防。直到十七岁她给了孙海滨之后,才开始穿一些暴露的衣服,但也只限于过膝的长裙和微微开口的上衣,雪白晶莹的乳房只会露出小小一片,但也看得人心痒难耐。一想到这样美好的乳房,如今却要被其主人毫无保留地献给孙海滨任意亵渎,而它合法的拥有者甚至还没有一睹真颜,心中凌乱的欲望便如恶之花般开得愈加妖美。「庆庆,你劝劝海滨,让他别这样憋着!我怕他会因此萎靡下去!他从来就不是这样的!」宁宁一面说着,一面靠近窗户,纤纤玉臂再次伸出来,当我握住她的手时,我转过脸来,隐约看到黑暗中一双炽亮得像野火一样的美眸。「呀,转过脸去!死庆庆,要不然人家不嫁给你!」对视之时,娇羞之下的宁宁连忙再次向我娇嗔握着宁宁柔若无骨的小手,感觉她手上着意的一捏,我心里竟然体验到从来就没有过的幸福之感。手心传来的温暖也有种烫乎乎的火辣,更让我体会到咫尺之遥的一段别样风流。「海滨,你就在宁宁身上出口气吧,甚至射进去……我也不会怪你的!」说完这话,我感觉宁宁握紧的小手一阵电激似的微颤。「坏庆庆……嗯,你们兄弟俩一块儿欺负……啊!你又逗人家的小乳头了,不要……啊……痒死了……」多年前孙海滨在我胸前的爱抚,此时此际,随着舒宁声声入耳的现场直播,仿佛再燃烧于我的乳头上,就不难想象舒宁丰满白晰的酥胸之上,孙海滨那双灵巧之手捉住她的乳尖反复搓捻挑动之情,会让宁宁达到何种甜美酣畅的体验了。「用你的坏家伙,收了人家吧!啊!你当着庆庆的面,又要人家了!」舒宁短促地叫了一声,极度刺激之下,手指竟全力地掐紧了我的手。此后,宁宁的小手,就一直牵在我的手上,向我传来她娇躯的各种颤抖和起伏。面包车的空间并不大,舒宁一定是坐在他的腿上,一起一落地接受着他的挞伐和惩罚。孙海滨的大鸡巴此番再次钻进舒宁柔滑如脂的大腿间,一点前戏也没有,小宁儿娇嫩的私处如何受得了?听车体开始剧烈的摇晃,便知孙海滨的一进一出之间都用上了全力,毫无保留。我虽然闭上了眼睛,但车内的一切活动恍若指掌:孙海滨的两只辣手不无报复性地使劲揉搓着舒宁雪白丰嫩的酥胸,下体不无紧涩的粗暴插入一定也让宁宁芳眉微蹙,银牙暗咬,当着我的面,最多只能发出几声「哦」「哦」的声音,但是四条大腿反复地撞击声,却是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了的。「啊,疼……」宁宁的声音痛楚不堪,「有些干了……」「那就算了!」「不!」舒宁倔强的声音格外招人怜爱,「你就这样……才算出气呢!」「我怕给庆庆弄坏了,不好把你交给他!」「庆庆……」舒宁咬着嘴唇发出的声音还含着点勉强的笑意,「庆庆……庆庆怕我给他弄坏了?没关系,要是我坏了,庆庆还有他师姐王海琴做替补呢!」「海滨,不要怜香惜玉,她那么贱地招人,你就使劲出气吧!」我有些恼火她在此时提及王海琴。「这样说……好像有水了!」舒宁突然使劲掐了我一下,「再说,坏庆庆!再说几句招人的……听起来挠人心的话……人家好方便给他『出气』!」果然,咕唧咕唧的声音开始作响起来。我仿佛看到一朵莲花在暗夜风情万种地尽情绽放,不由地痴了。「宁宁,孙海滨高二时就跟我说,很想把你那双大腿举到肩上,一劲狂干。要不……你现在就『那样』地满足他一次?」我大大咧咧地这样说着,心却一再抽紧:宁宁,你不会真的当着我的面答应吧?「哦……海滨你这个流氓!你可不能按他说的……这样『出气』……车里这么挤,要是按坏庆庆的主意,你肯定会死死地……顶到……人家的花心的……」孙海滨的牛喘之声大了起来,在宁宁浪荡无比的挑逗下,终于叫了声:「宁宁!我现在真的想……」舒宁不无欣喜的声音尤其说是「推辞」,不如说是一种更为主动的暗许:「不要……这样……人家连一点后退的空间……都没有……啊……只能被你干死了!一会到丢身子的时候……你可得放下人家的大腿,搂住人家!人家要边丢,边和你亲吻!」相信孙海滨和我一样,听到宁宁小妖精的这话,肯定再也无法按捺住了!车内一阵轻微的响动,宁宁松开我的手,抽回去,在后座上调整好姿式。再听舒宁一声畅快的浪叫,便知孙海滨开始了新一轮更为香艳的挞伐了!隐没在黑暗中的舒宁,此时如果能亲见她的芳容,想来也定会在极度的肉欲体验中,脸形被快感扭曲的我都认不出来了。分别已经一个月的师姐,却非常意外地在这个时候,表情生动如许地出现在我的脑中:海琴,你还好吗?